PTDG

《阿拉伯的劳伦斯后传:一个危险的男人》观后感

看着年轻水润的拉叔和Sid款小王子演的基片(。)我的脑子一下子进了好多地沟油


一开始放黑白影片介绍阿拉伯政局,屏幕上晃过费萨尔小王子的脸,劳伦斯露出了动人的笑容

男孩几们一出镜就开始玩儿快刀插手缝,噗没法儿截图,捂脸萌,傻白甜。Sid一张嘴就是神奇的阿拉伯英语。情意绵绵的告白(非常不对)小王子担心上校会身遇不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嘿哈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天上飞我在水里游我在地上跑


接下来俩人一起去巴黎谈判,一战结束了嘛,阿拉伯国家元首要来参会,可是小王子不会法语(之后又说不会英语了,怎么回事?你不是和劳伦斯聊得一脸少女笑么哼)所以劳伦斯一路给他翻译,一起面对西方列强官僚的臭脸。

接下来一个让人无法直视的镜头,劳伦斯推开一扇门(美

小王子在祷告(萌萌的一坨),听得到祷文里有安拉什么的。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之后劳伦斯走进房间,镜头就切了!

卧槽导演你给我站住!!!!

为什么拉叔邪魅一笑一进门之后就拉灯了

你你您你我我我我我

镜头外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这就是下一个镜头↓


原来这么快就去领证了(会心笑)

先放个小王子


炸飞



拉叔头巾一披好像新娘噗噗噗噗噗

劳伦斯身着阿拉伯服饰,和费萨尔并肩走在西装革履或者西装套裙的英法与会者之间,立马引起了诸人的窃笑,指指点点,都知道著名的劳伦斯已经有男朋友了明目张胆地站在了阿拉伯国家的立场上,采取一切手段,防止阿国利益被当战利品瓜分掉。这个道理我懂,穿衣明志,可是为什么这么像新娘呢

接下来劳伦斯就开启了贤妻模式,先在堂上用多种语言道完了阿拉伯国王的声明,接下来答记者问,在一个高顶马厩里。远处骑着黑马对照相师拗造型的小王子突然对劳伦斯嗷了几句,劳伦斯就瞬间撇清一堆记者,跨上白马,“他要我陪他一起骑马。”

“你一直对他唯命是从吗?”记者们激动地询问。

骑了几个来回,马靠在一起,小王子突然抓住劳伦斯的手,“希望你记住我们的约定。”然后又向他警告巴黎人很阴险。不远处有个好好看的记者姑娘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俩

之后和法国人约谈,劳伦斯继续充当翻译。老头儿一直在拍马屁,拖着不签合同。小王子没听他叨叨,飞快地把合同签了,直接把纸捅到老头面前叫他签。法国老头很憋屈,问劳伦斯到底站在那一边。

劳伦斯说:


接下来你可以看到小王子陶醉的眼神,迸出来的光芒,和八喜医生泡妹时专用的blingbling的光芒一样一样的。简直没脸看。没脸看。脸看。看。

替王子翻译完一串慷慨陈词,劳伦斯就换上一身轻便的去遛摩托(再说一遍年轻就是水嫩嘤)。坐下来之后,一个大妈问劳伦斯怎么不找个对象呢,你得有私生活呀。劳伦斯说:


我很安详…………
劳伦斯还在说着:


然而……

费萨尔已经踏着无声无息的步子溜到了他的身后……



剧情发展到这里,按说us against the world+不小心听到告白,就算主角们自己不跳起来抱住,群众也晓得按头了。然而小王子神色很严峻:你爹病重了,要你回老家。说完扭头走开。

离别时费萨尔抽着一根烟。劳伦斯说:不要担心,我很快会回来的。


劳伦斯脚底刚走,搞婚介的大妈就一下子向组委会捅出真相,费萨尔会说英语,只是装作不懂,以赢得一席优势。组委会露出了然的猥琐笑容。费萨尔不知道该不该抗议:他得“听不懂”她刚才说了什么呀。

英国那儿,劳伦斯的父亲刚刚下葬。回法国的途中他戴着阿拉伯头巾,一路被记者追问。王子殿下来接他。这里很有意思,英国人劳伦斯穿戴头巾,阿拉伯人费萨尔却穿着西装。双方都想让自己看上去与对方更加相似,至少在着装上能统一,结果恰好岔开了(不知为啥想到以前看到人鱼为了上岸舍掉了尾,却发现她等候的人类舍掉了腿的故事)。

到了会场,接下来劳伦斯面临了各种人的各种离间:先是美丽少妇的好言相劝(当然之前又是一顿“你为啥不找对象”= =),再是几位长者的一点人生经验(蛤蛤蛤),说费萨尔这样的中东土豪是不可信滴,利用完你他就拍屁股跑了,根本不会对你和孩子负责,你可别被他迷住了心窍。

无论听没听进去,劳伦斯的心已经塞了起来。去找小王子的时候,小王子表示,不靠你帮忙我也能找人代理把事办好,我的心很累了。亲耐的我走了。



无论怎样,走之前还是要抱一抱。
之后劳伦斯更加沮丧,去找老朋友聊天。泡着澡聊天。说我留下来没意义了,我想回家,我整个人生都是谎言,我是私生子,我不是自愿入伍而是被抓壮丁的你知道么,我以为自己能得到爱……我身上这块疤,是在开罗第一次骑骆驼时摔出来的。老伙计说:Oh, good lord.

第二天劳伦斯潜入档案室,拿取了一份涉及内幕的文件要寄走,半路被人拦截了下来。他被人警告,你这样揭发了也是毫无用途的,大势所趋,阿拉伯不值得你去救,阿拉伯也救不了你。

主角陷入局势困境,一般都会插一段心理描写,内心纠结,此处也不例外。黑夜中劳伦斯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想事儿。



……这倒是没什么飞跃性的改观嘛……

由于偷窃机密,劳伦斯被问话,或者说被审讯了,戴着他的头巾。官员们说你到底是受了诱惑啊……可怜见的,我和你死去的老爹还是交好呢。于是把他派去了牛津教书。

故事的结尾又回到开头,劳伦斯阅读有关费萨尔加冕的报纸。劳伦斯坐在观众席上观看费萨尔骑马的黑白影像。(咦为什么我在哭)眼看就要“五十年后”的典型BE,费萨尔跑到牛津来了!

闯过重重记者的封锁!记者问:你打算怎么处理劳伦斯呢?你会带走他吗?还是抛下他?现在已经是国王的费萨尔回答:我现在无法回答,但相信以后会与他有更多的合作。

劳伦斯本在办公室里,听到门外喧嚣,走了出去。


十年生死两茫茫……(并没有十年)劳伦斯编撰多年的书终于写完了,有关他当年在开罗见到的一切,想到的一切,过去的时光,未来的设想。


国王表示那我必须得给你发个奖


总裁式的爱揍是这么厚道!!!实在!!拳拳到肉!文学奖!In my kingdom!

劳伦斯:Oh that will be very special...

以为就这么完事儿的我实在是太天真惹……国王殿下开始撒娇噗噗噗噗噗


劳伦斯说:上头命令我不能再和你见面。




啥都别说了get a room(哦旁边没别人。。

接着费萨尔捧起劳伦斯的书朗读了一段,“前辈把重担交给了我们”云云。

随后,费萨尔说,“我以为你回伦敦了。”

劳伦斯惆怅脸。

“他们在监视我们对不对?”

劳伦斯的脸更惆怅了。

“劳伦斯是属于阿拉伯的(而阿拉伯又是属于我的嘻嘻嘻)。”

劳伦斯露出笑容,“我知道。”

此处岂非是I love you I know梗

千言万语凝结心口,费萨尔又不是擅长言语的英国佬,更不是一聊天就收不住嘴的星联官员,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劳伦斯的手,举起在胸前。长时间的沉默。


此景渐渐淡去,最后一幕依旧是阿拉伯沙漠的远景,白茫茫的一片。两匹马在沙子上走着,一匹马上载着人,景远人小,难以辨认。随后的一声呼唤提醒了我们那是谁。“Lawrence!”熟悉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这是最初相逢的回忆,还是一切尚未结束,他们又回到了阿拉伯?片尾最终还是弹出了字幕。

费萨尔最终在英国的支持下建起了他的王国,可惜英年早逝。劳伦斯继续效力军队,也没能享有长久的寿命,在一场机车事故中丧生了。


So is it: 一个有关战争和战后友谊的故事。

我的脑中浸满泪水和地沟油。LOL


评论(1)
热度(4)

🌚📖🌝

© PTD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