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DG

【翻译】The Spirit of Christmas

3

盖瑞克睁开眼睛,察觉到边上有人,立即坐了起来。床尾边站着的是Q,戴了一顶光鲜的帽子,身上穿了一件深红色的双排扣礼服,手里旋转着一根拐杖。

“是不是棒呆了?”他摊开手臂,露出罩在亮白衬衫上的黑白相间的马甲。

盖瑞克用专业的眼光审视了这套衣着。“袖口不整齐啊。”

Q诧异地低头一看。“特意设计成这样的,”他匆匆解释,一边把拐杖丢到了床上,把手背到了背后。

盖瑞克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你这次又想做什么,Q?不得不说,你先前有关‘改变人生’的承诺远远没有兑现,只是让我发现,我的过往人生不过是一系列的不幸事故和私人遭遇。”

“有点耐心嘛!这才刚刚开始——”

“如果你打算继续带我重温那些破事,还是省省吧。我情愿继续当一个平庸的部长。”

“你一点都没领会精神,”Q发牢骚,“如果你对那位好笑的医生用的就是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难怪他脚底抹油回深空九站呢。总之,我对你的过去已经没兴趣了,反正也不是特别有意思。但这还没完,我们就看看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他打了个响指。

原先的房间消失了,他们出现在另一个房间里,和之前的同样昏暗。凭借着空气中特有的寒意,盖瑞克立即认出了这是在深空九站。他眯起眼睛,辨别具体是空间站哪里。

他发现了,他们在巴希尔的房间里。就在那里,黑暗之中,巴希尔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左手边放着一瓶威士忌,已经见底了。医生的痛苦显而易见,盖瑞克立马有所反应,走过去想触摸到他。然而,他的手穿过了医生的脸。他诅咒这特殊能力,让他可以近到看见巴希尔的悲伤,却不允许他抚慰他。

盖瑞克转头看Q,“他怎么了?”

“他好不好,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因为他是我的……”盖瑞克叹了一口气,“别的也算不上,只能说是曾经的朋友吧。”

“那我直接给你看好了。”他打了个响指。

突然房间里的景象变了。灯亮了。盖瑞克发现自己正瞧着一个奇怪的静止场景:巴希尔站在左边,一脸混乱,手乞求似的朝前伸去;右边站着艾斯蕊·戴克斯,用胳膊抱住她自己,不停流泪。

“又是家务事,”Q窃窃私语,一边翻着白眼,“我还要再遭多少次这种罪?见惯了都猜得出大概。但我们还是站边上看看,不要掺和进去。”他一弹响指。

就像是受了指示,这场戏剧里的角色开始沿着他们的剧本演了下去。

“你总是掩饰自我,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了。白天的时候,你用帮助别人作为活着的理由;到了晚上,你又在我面前假装出快乐的样子。可这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当一个好医生,这就是我想要的……”

“你想当一个医生,因为这是你能找到的最体面的工作。自从你基因强化的秘密曝光之后,你甚至履行医生职责都不费心了。我还注意到,你对我的爱意也没那么积极了。”

他上前一步,她却退后一步。“艾斯蕊,别瞎说了,我爱的人当然是你,超过一切。我保证……”

“你难道还没发现吗?你觉得我想听这些,所以你对我说这些,”艾斯蕊又擦了擦眼睛,“的确,我想听,只要这是真话,朱利安,但这不是。”

求你……”他伸出手抚上她的脸,却被她扫到一边,动作几乎能算粗暴。

“所以——到此为止吧,”她伸手捂住嘴,抑制住哭泣。“问问你自己,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想要什么人。如果到了以后,你发现你想要的人真的是我,我也许还在等着,但也可能已经有了别人。如果要找一个捏造出来的人格相处,朱利安,我可以进全息套房,不需要你。”

她转身冲出了房间。巴希尔跌坐回椅子里,被刚发生的事惊呆了。

“可怜的朱利安,”盖瑞克低声说。他走过去站在他身边,拿手抚过他的脸颊,即使知道不会真正碰到。但医生还是轻微地抖了抖,四下环顾,微微皱起了眉。

盖瑞克吃了一惊。Q说了,没有真的在这里。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能感应到我在这里,哪怕只有一点点……?朱利安,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为了你。求求你,想起我……

但医生随后就摇了摇头,站起来去拿那瓶威士忌。那一个特殊的瞬间就这样消逝了。盖瑞克退了回去……

……发现自己又站在了卡达西的土地上,在西面的山坡上俯视着首都的一片焦土。天空还在下雨,透着另一种滋味的冰冷,叫他屏住了呼吸。他从来没走这条路回家过。从这个视角看山谷更加一片狼藉,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无力回天。

“这里糟透了,”Q说。这一次,他的语气里没有了调笑的成分,只是简单地陈述事实。

“我知道,”盖瑞克简单地回答。他看着Q说,“如果你出手,不消一秒就可以把这里修复好。”

“我是可以办到,”他回答,“可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我为何要关心你们?”他又看着盖瑞克,脸上没有透露一丝心思,连厌倦的表情也不见了,只剩全然的高深莫测。

为什么?”盖瑞克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看看啊!”他指着山谷里难以形容的景致。

“连卡达西人自己都不怎么关心好吗,比如你,就不是特别关心。”

不关心?”这句话就像是从他的灵魂里扯出来似的。“我怎么可能不关心?卡达西是我的一切,我唯一拥有过的,唯一剩下来的——它这样的……”

“你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不这样想已经很多年了。”

盖瑞克张着嘴,站那儿。Q的对他的评价和他对自己的认知离得太远了,根本不知从何回答。他看向城市,在幻想中用熟知的往日图景遮盖住了眼前的衰败。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碎裂了。

“不然你怎么解释今天的事呢?”Q说。

“我做什么了?”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看看就知道。”

Q的手又一次扶上他的肩头,于是他们又回到了山下的城市遗迹里。他们走了几步路,经过破败的小房子,房门里挤满了人;还有一些人围在虚弱的篝火边取暖。他们继续走着,就像漂浮在死尸间的幽灵。终于,他们到达了一排破败的房子,里面只有最远端的一间小房子还没塌。他们穿了进去。

房间里有抱在一起的两个小孩。其中的男孩约莫十一岁,正在安慰一个九岁的女孩。“他不会死的,我保证……我会尽力……”

盖瑞克看向了房间的一角。那儿有一个小男孩,三岁左右,正裹在一张毯子里。他发着烧,浑身出汗,瑟瑟发抖,看起来是得了肺炎。

“今晚会很冷,”Q不带感情地说。“最小的那个可能会活不下来。我估计他最多还能活上几天。是你,遇上了他们却又让他们这样走掉。这可是三个小孩啊。你还说你爱卡达西。”

“我都没想过……”盖瑞克低声说,“我应该那样才对,我应该……我这是怎么了?”他转身看向最大的男孩,看到他脸色,已经过早地经历了风霜。

“会有人来帮我们的,”男孩说,“得有人来帮帮我们……”

“没人会来,”Q说,“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没人来帮助你。你真的希望卡达西永远这个样子吗?”

“我们帮帮他们吧,Q。”他说。

“还没完。”Q说着又弹动手指,黑夜重新降临。

4

盖瑞克睁开眼睛,在痛苦之中喘不过气来。眼前漆黑一片,他只能感觉到有雨水浇到他身上,耳朵也能听见远处传来的雷声。除了黑色的天幕,什么都看不见,他就像站在一个不属于任何时间和空间的地方。

“Q?”他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一道闪电划过,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浑身穿黑的人影,头顶毡帽,领口紧扣,只把脸露在了外面:依然是那双眼皮厚重的眼睛,里面却没有了厌倦,只剩专横的神色。

“Q,我们在哪里?”

这人把目光投向他。盖瑞克突然害怕起来。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先前那个唠唠叨叨的滑稽人物,而是一个强大、永恒的存在。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一指。盖瑞克转头去看。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一尊雕塑。雷声从头顶滚过。盖瑞克只瞧了一眼眼前被照亮的景象,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里是曾经的纪念公园,他正站在德玛的纪念碑前。他刚才以为自己是在别的地方,但这里的确是卡达西——而且和他所来的时间相比,情况变得更糟了。

他转身朝着Q。“这就是未来吗?卡达西人不可能幸存得下来,对不对?真的没有希望了,是吗?”

Q又伸手一指,随即劈过一道闪电,仿佛是在听从他的指引。他似乎在说,看啊

盖瑞克正眼看向了纪念碑。和卡达西历史上那些雄伟的塑像比起来,德玛的纪念碑太小了。但在横贯整个血腥历史的英雄们之中,没有谁比德玛受到的尊敬更多。那些虚假的英雄的雕塑倒下了,碎石和残渣被拾起来,重塑成了现在这个。它神圣不可侵犯,它象征着卡达西人仅存的希望,对未来的希望。

可现在,它也被摧毁了。金属支架被拽了出来,石头被裂解枪击碎了,上面盖着脏兮兮的涂鸦,还有政治口号。德玛害我们打仗,害我们灭亡。

“不要这样……”盖瑞克喃喃说到,一边朝它走了过去,想去抚摸粗糙的碎石。还没走到那里,场景又变了。

依然伸手不见五指,依然大雨滂沱。一把火炬的亮光穿透了黑暗。他回到了家,站在地下室门口。一个人从昏暗之中出现,手里擎着火炬,这是他的邻居。地下室门突然打开了,另一名年轻一些的邻居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裁缝死了。”年轻人说。

“也该死了。”另一人说。

年轻人有些惊讶。“这样说也太不客气了。”

“我们现在之所以会沦到这个地步——都是他这种人的错。军方,黑石会……是他们害的我们。他居然有胆子回来,到政府里面混!”

“我听说他当年和德玛一起作战了。”年轻人有些不确信地说,抬头看向黑色的天空。

“德玛!”另一个人鄙夷地说,“机会主义者罢了,风吹墙头草。如果他没起义,我们没准现在就不会坐在废墟里了。”

年轻人点点头,似乎从来没这么想过,一想竟然很有道理。这给盖瑞克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至于那个裁缝……”年长一点的人朝地面啐了一口,“我听说就是他否决了撤离计划。他不想离开就算了,还逼着我们留下来陪他。死了那么多的人……他死了正好,没准没了他,我们现在就能离开这倒霉地方了。”

语言像一把刀,捅进了他的心脏。一瞬间,他明白自己犯下的巨大的错误——他以为他比任何人了解卡达西和卡达西人——也明白了这一误判给他深爱的故土带来了多大的灾难。他和谭、杜卡特,以及他不齿和痛斥的领袖们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他遵照个人的想法办事,却自负地以为这么做不仅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卡达西。

他跪到在地。天幕彻底变黑。

一只冰冷的手扶上他的肩头,把他血管里的血都吓冰住了。他转头仰望,Q低着头,无情地看着他。

“我不想看了,Q,求求你。”他垂下头,闭上眼睛。那只手用力掐了掐他的肩膀,很冷,似乎想叫他留神。

盖瑞克抬起头,睁开眼睛。他面前站着一个人,后背对着他,正是朱利安·巴希尔。

朱利安……”他小声喃喃。

医生转过身来,仿佛听到了呼唤,但盖瑞克知道并非如此。盖瑞克犹犹豫豫地站起来,有些不情愿地面对着他深爱的人,看着他看向自己,却看不到自己。

朱利安老了,脸上多了皱纹,也多了悔恨。他抬头看了看卡达西主星的黑色天空,又抬腿走路,径直穿过了盖瑞克,随即远去。现在盖瑞克看到巴希尔刚才站的地方前面是什么了,那是一座坟墓,他自己的坟墓。

我看到了未来——还没发生的未来。

“朱利安……”他的呼喊在深渊之中回荡,听起来就像是他的凄苦和孤单。

肩头的抓握变得温柔了一些。“我还在。”他的旅伴小声说话,用上了他深爱之人的嗓音。夜晚变得暖和了一点,仿佛是永恒以来的第一次。盖瑞克流下了眼泪。

5

他突然醒了,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已经到了早晨,可还是死气沉沉。他躺在原地,想了会儿刚才见到的一切。曾经的我不相信世界上有“第二次机会”这种东西,但说不定还有希望——对卡达西来说,也对我来说。

他坐了起来。房间里空荡荡的,看不出来有过访客——但在他床上,巴希尔寄来的包裹还在那里。他正要拆包裹,就被地下室门口传来的声音分散了注意力。有人敲门找他。他下了床,走上台阶,打开了门。

“你看见了没有?”说话的是他那位年轻的邻居,听起来不知为什么特别兴奋。“我知道你还没出门,所以还没看到,是不是?你住在地下室里,所以应该还没看到。”

“看到什么?”

“看天啊,笨蛋!天放晴了。”

年轻人大笑起来,盖瑞克目瞪口呆地瞧着他。“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本该是件寻常的事,却叫人这么激动,不过我这回是真觉得我们能挺过来了。出来瞧瞧!”

盖瑞克踏过了最后几级台阶,跟着他走出了门。他说的没错。他们头顶上露出了一小片紫色的天空,像一块清澈易碎的水晶,垫在乌云上面。盖瑞克四下张望,颇为惊讶。虽然只有一点微小的光亮,整个城市也因为它活了过来。人民从临时的房屋里走了出来,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说话,甚至笑出了声,人群中荡漾起一点快活的气息。接着他又注意到了人群里的孩子,想起来他今天的任务,也就是找到那三个小孩,确保他们能活下来。

“援助中心的军官说,星际舰队里研究这个的技术员们都快乐疯了。”邻居继续说,“他们估计这一次的天晴不会持续很久,但以后每次天晴的时间都会增长。再往后,一切都只会变好了。想象一下——明明到了冬天,天气却变暖和了!”他笑出了声。

盖瑞克仰头看着天,惊奇于阳光带来的奇迹,季节都能被颠倒过来。他看着头顶的天空,乌云退散开来,雨水不再落下,阳光重新普照卡达西城。人群的兴奋渐渐退去,突然地,盖瑞克身边的人都欢呼起来,鼓着掌,在喜悦之中互相拥抱。

他想起自己手里还捏着包裹,于是继续拆解,手指打着哆嗦。包裹里是一本狄更斯的书,但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一张从书页里滑出来掉到地上的小纸片。他蹲下去捡起来,一展开纸片就认出了巴希尔潦草的字迹,于是读了起来。

我发现我总是想起和你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看来我俩都当了太久蠢货。两个星期之后的圣诞节,我会来卡达西。我们应该会见面——然后,有话要谈。朱利安。

盖瑞克左手握着书,把它贴在了胸口。他抬起右手,似乎要和阳光打招呼,描绘着温暖他脸庞的光线。又一次,他发现有泪水从脸颊上滑下,只不过,现在他又有了可以留恋的东西。他迎接着泪水,正如迎接着阳光,因为他们都带来了希望——生命的希望。

Written December 2000

Translated October 2016


评论
热度(6)

🌚📖🌝

© PTD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