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DG

Fun Facts about Starfleet Human Boys

琦拉·娜瑞斯中校经过二号停泊港的时候分了一秒钟的神,瞥见了她的老友欧多治安官站在圆形舱门前的身影。他背着双手,紧绷绷地站成一根竹竿,可是脑袋却微微前倾,耷拉了下来。琦拉了解欧多,他会否认自己拥有沮丧的情绪,但此时的他确实经历着类似的感受,外加一丝熟悉的——如临大敌?这副模样的欧多可不多见,能让冷酷先生焦虑起来的人,她最多指出两三个。于是她走上前去,去关照一下局促不安的治安官。

看到琦拉朝他走了过来,欧多硬邦邦地转过身。“中校,”他的声音还是如往常一样,闷闷不乐的。

“治安官,”她点头致意,不知不觉地也把手背到了身后,“在等什么人吗?”

“的确,”欧多没有介意她的探问,“是罗珊娜·特洛伊大使夫人。”说完,他的嘴就抿成了一条细线,叫人说不准他不是在发脾气,但可以肯定,对于接下来的迎宾,他可一点儿也不待见。

琦拉瞧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她还记得那位热情的夫人上次来空间站时是怎么缠住欧多的,还记得欧多是怎么不情愿地被挽住胳膊,担负起节日舞伴的职责。

瞧着她的笑脸,欧多松开缠在后背的胳膊,端在了胸前。“相信我,中校,大使夫人多天之前通报来访消息的时候,就指名道姓地要求我负责她全程的接待。如果有别的选择,我宁愿将这项职务交给任何一位新来的少尉。”

虽然欧多嘴里说出的话苦巴巴的,但是琦拉知道特洛伊大使夫人在他心里还是有着很高的地位,是一名知己,不然他也不会听话地站在这里等她下船。“我明白你的苦衷,可你才是她在这座空间站上结识到的最好的朋友。”

“多么荣幸。”欧多干巴巴地回答到,“只希望这次的会议不会造成上次一样可怕的麻烦。”

想起特洛伊大使夫人上次在节日造访造成的灾难性混乱,琦拉的心里产生了一瞬间的惊恐,但随即又把这份顾虑甩开了。这是一次严肃的会谈,至少她自己是这么理解的。出于对伽马象限危机的顾虑,星际联邦决定将一部分接近边境的学术机构搬迁到更为安全的地界,包括学院的分部和一些生化实验室。贝塔佐作为接纳方的行星也派员参与其中,这就是特洛伊大使前来的原因。贝久没有派遣官员,仅仅作为会议的东道主,把接洽的事务都交付给了琦拉。

“等会谈一开始,我们都得忙得来不及去关心麻烦。”她安慰到。

“我倒是希望呢。”他闷闷地哼了一声,“我的直觉在隐隐地提醒我,别松懈了任何一丝警惕。这几天客流量变大许多,往来人员中躲藏小贼的几率也会变大;如果其中有任何一人危及大使们的人身安全,星际舰队就要想办法向外界解释了。”停顿片刻之后,他又看向琦拉头顶一寸的地方,“中校,你没有要接待的贝久同事吗,比如首相阁下?”

“沙卡?不,他不来。实际上,这次贝久只是提供了开会场所,我们还没有可以迁走的机构,地域上也不适合哪个机构迁过来,”她没注意到欧多表情的变化,“除非算上上次和卡达西合作的虫洞通讯实验——假如它成功了的话。”

“至少失败的后果是免除了额外的安全隐患,我可不乐意站上多出几个额外的卡达西人要我监视,一个盖瑞克已经是够大的消耗了。”

“也省的我在临时政府和卡达西之间斟旋。”她说得很轻松,心底却知道,错失了那一次合作,在日渐紧张的时局之下,以后很难再有类似的机会了。她看到了居民们对泽雅的态度,她听到了杜卡特野心勃勃的说辞,一旦崩掉制衡的弦,貌似和平的局面就会垮塌掉。这根弦并不结实,她能做的只有小心翼翼地呵护。

“相信我,应付一位贝塔佐大使不必应付一群杜卡特轻松,”正说着,停泊港圆形的舱门在欧多背后缓缓地打开了,琦拉甚至没机会打断欧多继续说下去,“尤其当你遇到的大使是特洛伊大使夫人这样一位……”  

“一位怎么样的人?”欢快亲切的嗓音从通道里传了过来,“美丽?热情?富有爱心?”声音的主人跨下门口的台阶,鞋底的高跟清脆地磕在了地板上,也磕在了欧多紧绷的神经上。他转过身来,未等看清眼前的人,这位盛装的女士就(几乎)扑进了他的怀里。

“哦,欧多,你不知道,再次见到你,我有多么高兴!”她的脸终于从欧多的脸颊边上挪开,双手还搭在他的两侧肩膀上,“一知道有这么一场会议,我就知道,这又是见到你的时机了!”她深紫的发髻被盘得很高,随着每一句话的吐出,发卷都要打一会儿颤。

“大使夫人……”欧多维持着稳定的站姿,一边试图悄悄地把这个拥抱转化成搀手,“……同样很高兴见到你。这位是琦拉中校。”

“哦,”她这才注意到边上安静站着的中校,“琦拉中校。”她的眼神犹疑地转回到欧多脸上,“你们是不……”

“不是。大使夫人,本该接待您的就我一个,中校只是路过。”他把她往门口牵了几步,以免堵住后面的来客。看着大使夫人的表情重新变得欢喜起来,琦拉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暗语,但总觉得自己的存在有点儿妨碍了他们热烈的交流——哪怕欧多只是在默默地承受。“欢迎来到本站,大使夫人。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不用客气。我先告辞了。”她微笑着点点头,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

琦拉的身影刚刚消失,欧多就警告似的对大使低声吼到,“不要探问我的私事,尤其是我和中校的事,尤其当她在场的时候,大使夫人。”  

“天呐,欧多,我们说好了的,你该叫我罗珊娜。”她故作不高兴地推开欧多,掸了掸花边繁复的袖口,“再说了,我们可只是朋友啊,我哪来那么多心绪打听你的私人情感。”她转过身,对着现在人已经走空的通道喊了起来。“亲爱的!甜心!快点呀,来见见这位,我的老朋友!”

欧多有些纳闷地望着空荡荡的通道,直到拐弯处响起沉重又缓慢的步伐。这步伐,仿佛是一个年事已高的胖子在初冬的冰面上伛偻前行,小心翼翼,每一步都是踩下去的,生怕跌倒于是如此用力,生怕踩破才又如此谨慎。这么看来,罗珊娜的新“甜心”是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老人家了。

可是当那个黑影从幽暗的通道口现身时,情况却不是和他想象的一样。看似庞大的身影组成里有一半都是肩扛手提的行李箱,而剩下的一半——玉米穗似的金头发从地面升了起来,这位先生把箱子安放在了地上,如释重负地直起腰,抬起脸来。罗珊娜立马挽住了他的手。

这是一位年轻地球人的脸,满脸都是懵懂,加上一点疲惫。欧多看到了,他身上套着一套红色的星际舰队制服,领口钉着少尉军衔扣。他看着欧多,又瞧了一眼半趴在自己身上的大使夫人,看清她没有介绍的意思,于是自己伸出了手,“欧多治安官?我是丹尼·马科,阿波罗号的操作员。”他的语气里有种奇怪又熟悉的感觉,“我听大使夫人说过你——她一路上都在说你。”  

“哦,拜托了,给我点面子,叫我罗珊娜!”大使夫人站直了,可还是紧紧地挽住年轻少尉的胳膊。

“罗珊娜,”马科少尉赶紧跟着念了一遍,“我已经把您送到这里了,如果没我什么事……”

“怎么会没你什么事?”她亲切地拍了拍年轻人的手背,“深空九站可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景点。别企图骗我,阿波罗号要在这儿停泊到会议结束呢,别想趁机溜走!”

马科少尉一边听她说话,一边温驯地点头。他脸上挂着微笑,看着大使夫人,一会儿小心撇了一眼欧多。这下子欧多明白这种熟悉的感觉了——他自己被罗珊娜夫人逼近的时候,也会露出这种神情,只不过没法像眼前的年轻人一样,把紧张害怕裹在微笑中罢了。

出于同情,他赶紧插话进去。“罗珊娜,是不是该由我带您到客房去了?还是上次那间,你挑选的。” 

“好啊,那我就能自己认路了。丹尼,亲爱的,劳烦你再提一提行李,我们走。”她挥了挥手,可怜的年轻人只好又弯下腰,把几口盛满衣服和假发的箱子扛在了自己的背上,朝停泊港门口走去。大使夫人任由他先走,转过身来,对着欧多好言好语起来。

“欧多,我的好朋友,我和丹尼在来空间站的路上才认识起来,这还是我们建立关系最重要的几天。只好委屈你,留更多的时间给我们自己。太抱歉了,我还以为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你相处。谁让爱情出现的总不是时候呢!”她想作出垂头丧气的模样,可深陷恋爱中的她怎么也遮不住满脸的熠熠光辉。

“谨听吩咐。”他揽着大使夫人,跟着马科少尉的步伐朝居住区走了过去。可刚走到开阔地,大使夫人就甩开了他,迈步赶上了少尉,关切地掏出手绢,替他擦起额头。不一会儿,两人就一转身消失在电梯口。

欧多站在原地,扶起了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果罗珊娜的一腔热情总要向外撒泼,他宁愿被泼的人不是自己。看了看时间,欧多发现现在正是下午班次和夜晚班次的交替时间,也就是意味着正值居民们用饭的时间,同时也是以为着夸克酒吧即将迎来晚间的高峰。于是他拿定主意,气定神闲地朝着那个滋生犯罪的窝点踏步过去。今天去早点也挺好,夸克没准还没来得及窝藏某些不法商品呢。


评论(2)

🌚📖🌝

© PTD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