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DG

《Vengeance》读书笔记


首先我说一下ST官方小说的体系。首先,他们都不是正史(悲伤蛙脸)。其次,非正史里有些梗被用到了同人里(或者同人梗被用到了非正史里,如果同人作家闯进了官小圈;或者你是布莱恩·腐乐,直接进编剧圈写正史)。再者,非正史里也要分甲乙丙等。

就DS9来说,甲等官小有27本,都编了号,出版时间离剧集播映时间不远,比如这本就是98年的,级别较高,里面的设定到达memory beta级别,但也要分情况。比如这里有个说法是Garak比Miles O'Brien年纪小,后者到DS9的时候才41岁,推知Garak当时也就四十出头,但实际情况是,这个信息是Bashir和O'Brien吵嘴时跑出来的(O'Brien:你怎么能指望那个卡达西老东西!Bashir:他还没你年纪大呢!O'Brien:可是你看他言行举止,都像个老头子了!),并没有定案敲章,再说哪怕Garak说自己才18岁Bashir也没准懵逼。以上这种信息存疑,同人引用时凭心情就好。乙等是近年开始出版的,讲述剧集结束后发生的事,包括The Fall系列,31区系列等等,与其他剧集有很多交叉乱炖。丙等包括资料书、儿童书、短篇故事集等等。

这本书唱了一出调虎离山空城计。使调虎离山计的是封面上那个克林贡叔叔——Worf的青梅竹马结拜弟兄,唱空城计的是一干老弱妇孺留守人员,包括O'Brien(魔法师)、Bashir(史上最怂强化人)、Jake(小朋友)、Quark(make money not war)、Rom(见习魔法师)、Garak(仅仅是个裁缝)和Worf(主T就是你)。然而主T被结拜兄弟按住了。兄弟,跟我混,有gagh吃。

----剧情----

第一章:自治同盟战争期间,空间站撤离空了,Quark挂着广告牌去外面招徕顾客,遭遇Odo的刁难。O'Brien和Rom更新防御系统到一半被招去开会,会议涉及瓦肯船只被毁等。会议结束时突有紧急情况,有三艘克林贡船只通过虫洞,两艘向一艘开火,于是准备实施救援。

第二章:呼叫无果,实施救援。把攻击船只打跑回虫洞,Sisko带着Dax、Bashir、Worf穿着宇航服捆一起去已经开裂的船上搜救。Bashir没有扫描出生还人员的生命信号,扫描残余分子查出有六名船员被蒸发了,可知克林贡开发出了新的武器系统。Worf说可能克林贡议会研制出了干扰护盾便于传送炸弹的技术。

第三章:Bashir取回破船医疗日志,和O'Brien一起恢复了部分纪录,得知克林贡和詹哈达一起在伽马象限驻兵训练。会议上Odo认为变形人利用了克林贡(把他们当作阿尔法象限的詹哈达),Sisko决定开挑战号去一探究竟。

第四章:Worf被劝服留下来驻守。O'Brien刚查出有隐形船只在附近,一艘克林贡战舰就攻击了,护盾没拉上就有人被传上了站。O'Brien在躲避时断了条胳膊,最后钻进维修管道撤了。

第五章:Worf醒来发现自己被关起来了,入侵头目Malach是他曾经的结拜兄弟,而且自己失忆的亲弟弟也在队伍里,假意与他们结盟,听命搜查O'Brien的下落。Jake在商业街上闲逛时碰到入侵,中了两道击昏枪,没有致命。看到Worf与他们合作,Jake以为他叛变了。

第六章:为了给贝久发警报,O'Brien准备找Bashir帮忙一起修发报机。克林贡人到医务室射倒一片,Bashir赶紧装死,被拖到外面死人堆里,发现其实这些人都在装死。O'Brien到了发现“尸体”,忧伤地对着Bashir念起悼词,后者突然就坐了起来质问,然后两个人爬管道溜了。

第七章:挑战号上,Dax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提出疑议。军官们讨论,认为破船上只有粒子痕迹却没有尸体、只有医疗记录存下来、恢复的信息正好只有关键的信息,太巧了。Sisko认为有必要开回去以免是调虎离山之计,刚调头就被潜伏在边上的船打了。

第八章:挑战号迎战不明船只的同时,Bashir说服了O'Brien去找Garak帮忙(天啊这里的斗嘴太可爱)。Rom跑到酒吧里告诉Quark有克林贡入侵,后者不肯跑,翻出从Keiko的学校里偷来的枪,却发现电池不知被谁偷了,兄弟俩只好躲了起来。

第九章:O'Brien和Bashir终于艰难地爬到了Garak的裁缝店,发现店里已被翻得一片狼藉。Bashir坚信Garak会给他留下怎么找到他的线索。O'Brien往外看发现所有被打昏的人都被转移到了力场范围里。

第十章:Bashir和O'Brien找到Garak留下的记号,是一种叫“Corigan 9-5”的物质的图案,解谜成“In Cargo 4”,折回管道继续前进。挑战号使用计策轻创克林贡战舰,折回虫洞。

第十一章:克林贡战舰对挑战号穷追不舍,挑战号牺牲了相位炮系统提速也没能甩掉它。克林贡战舰已经失去了武器系统,舱体过热,很可能会采取撞船的战术。最后挑战号采取了丢路障的战术,让克林贡船减速避让,又在加速追赶的时候引擎过热爆炸了。

第十二章:Jake把从管道里爬出来的Quark和Rom吓了一跳,随后又被突然冒出的Garak吓了一跳。Garak掏出从被打翻的克林贡人身上取到的通讯器,但是坏了。随后Garak(不顾抗议)滔滔不绝地(用第一人称)讲了自己“不小心”提前得知入侵消息,“不小心”打翻克林贡人,又“不小心”拿走通讯器的过程。

第十三章:Bashir在电梯管道里爬着,问O'Brien这时候来了电梯怎么办,刚乌鸦嘴完就来了电梯,克林贡人对他们开枪。Bashir想到主意,躲到空间站外层有力场包围的区域。趴在外壳上时Worf带人来搜查却一副没看到的样子,带人走了。二人回到站内,被一个克林贡士兵看到却没打中。

第十四章:爬管小分队在货舱集中,Bashir军衔最高,组织讨论计策,Garak和O'Brien不停吵架。克林贡人来搜查,所有人躲进柜子里,Bashir发现Garak悄悄使用了某种干扰仪让克林贡人扫描不到他们。工程师们研究出用通讯器监视所有克林贡人的位置,发现Worf带着他们兜圈子,说明他没有叛变。

第十五章:小分队头脑风暴出了一条计策,给Worf发一条讯息说他们要捣毁重力场,抽干空气,使得他去加强俘虏们身边的力场。Worf的举止引起了克林贡头目的怀疑,被谈话,谈话中他也犹豫起来,最终还是想清了自己的立场,只有克林贡和联邦出于制衡状态而不是灭亡其一,阿尔法象限才能自保。

第十六章:小分队爬过管道,Jake在跳下爬梯前赶到了持续的恐惧。被三个克林贡士兵发现之后,Garak以雷霆之速冲上前掀翻三人,众人拔腿就跑。Worf下了追击的指令反而妨碍了追击,使小分队成功到达空间站内核区域。

第十七章:O'Brien解除了重力场,所有人都浮了起来。套上太空服之后,在不确定Worf是否加强了俘虏力场的情况下,O'Brien下定决心抽掉了空气,外面的克林贡纷纷缺氧倒地。

第十八章:Bashir与Malach通话,声称危及人质将会遭到联邦打击报复。挑战号回到阿尔法象限,发现没有收到来自站上的讯号,潜伏起来,随后探测到有大量气体和水蒸气被抽了出来,使隐形的克林贡战舰显形。

第十九章:Sisko下令开火,却只打坏了空间站外壳的柱子,于是准备带着外勤队穿上防护服传送到受损区域。Worf在失重时就开始头晕,抽气后几乎晕厥,艰难地穿上防护股,去找Malach算账。

第二十章:Worf与Malach进行了不愉快的对话,危及自己生命使武器过载爆炸然而没死。在环境控制舱的小分队抗击前来的克林贡人,Jake建议持续打架,因为克林贡人肺活量大,耗氧比他们快。

第二十一章:打退一波攻击后,小组讨论中Quark提出了一个计策,空间站没有通讯设备,可以把一个人推到站外去,用他防护服上的通讯器给贝久和联邦发信。大家说好,赞同让Quark去。随后响起的劝降广播里,Worf假意劝降,夹杂了一条暗号,“Sisko舰长赢得的小林丸战役”。

第二十二章:Rom猜出谜底,小林丸战役不可能取胜,所以要把Worf的话完全反过来理解,也就是不要投降,出去战斗。打到半路上遇到了Worf和Malach,Malach劝降不成下令开火,正巧被赶到的外勤队火力击退。

第二十三章:Quark被惊恐地喷出了空气闸,发信良久才被贝久援助队接收。Malach最后一次劝降Worf和O'Brien不成,决定逃跑。Worf推测他跑到货舱,追击了过去。

第二十四章:货舱里,Malach对Worf慷慨陈辞一番,说Gowron会否认此次占领,Worf背叛了帝国,然后在防护服有损的情况下跳了出去,“死前想看看星星”。控制全站、恢复环境后,控制室收到了Quark的求救,正在琢磨遗言。Odo明知贝久救援船就在Quark身后,乘机敲诈了几个走私贩的名字。THE END.

----FACTS----

Fun fact 1:Elim Garak【可能】还是个芳龄四十的美蜥。

Fun fact 2:虽然Julian Bashir又年轻又瘦又深得少女阿姨们的欢迎,Miles O'Brien还是觉得自己的人生更有意思,因为前者没有婚姻和家庭和孩子(。)

Fun fact 3:两年之内,从对卡大蜥病理学一无所知,到如今大谈“Corigan 9-5”在卡大蜥-人类杂交中作用,我们的医生在学识上可谓发生了质的飞跃。

Fun fact 4:虽然Miles O'Brien一直在生气自己的体型不便潜行,但还是能被Elim Garak一把举起来。

Fun fact 5:Miles O'Brien内心管Julian Bashir叫“领子上钉着军衔扣的小狗狗”。

Fun fact 6:此时Julian Bashir的强化人身份还没有被捅出柜外,但Worf已经察觉到了些微异处。

Fun fact 7:Miles O'Brien认为,Elim Garak要不就是一只鸭(“Julian, he's a duck!”),要不就是一头怀孕的爱尔兰老母牛(“You can't trust him farther than a pregnant Irish bull! ”=“Garak靠得住,母牛会上树”)。

Fun fact 8:即使穿上了难看的宇航服,Elim Garak也要坚强地微笑(虽然卡达西出产比联邦出产要有型一点)(虽然隔着玻璃盔没人看得清那个表情是笑)(但是笑起来比较好看,所以还是笑吧:-))。

Fun fact 9:Ferengi民间预言里没有狼来了的故事,而是“查账的来了!”的故事。故事里的小男孩第三次呼喊时没有被理睬,全村人都被查账了(悲伤的故事)。

Fun fact 10:Worf有严重的daddy issue,而且,他内心,把Sisko,认作爹地(世上第二个知道这事的人,已经死了)。

Serious fact 1:Federation people are jerks.

Serious fact 2:Constable can always be a jerk.

Serious fact 3:Quark is an (involuntary) hero, but jerks still see him as a potential criminal.

------

总体看来,剧情量有点少,放电视剧里勉强撑够一集。两条叙事线,重点放在了地下营救小队身上,挑战号小队最后的出场可以算作机械降神。读之能感到字里行间的萌,pov常切换,O'Brien是腹诽型,Dax是八卦型,到了Worf pov就宛如响起歌剧bgm。看点蛮集中的,O'Brien跟Bashir吵架,Bashir跟Garak吵架,Garak跟O'Brien吵架(三者不同时发生),克林贡人来了立马背对背对背开打,虽然除了Garak和O'Brien,其他人并不很会打架……嗯最好看的地方也就是吵架那里,真的,克林贡政治黑幕占了一些篇幅,不想看跳过去就好了,不重要极其推荐O'Brien和Bashir一起爬通风管道的那几章。前者嘴上一直超严肃地管后者叫“Sir”可是内心管他叫傻逼(或者小狗)。

------

最后let me scream!!!!!!作者你很正直哟!!!!!!躲在柜子里的时候姿势:

Bashir stared after them for a moment, then back to Garak. The Cardassian crouched directly behind the doctor, watching with wide-eyed intensity; he held nothing in his hands. ""Garak, what was that thing you used?"

"Thing? Dr. Bashir, could you perhaps be a bit more pecific?"

Bashir grew annoyed. "That device you just used to nullify the tricorder field! I've never even heard of such a thing. Where did you get it?"

"Doctor, I really have no idea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I'm a simple tailor. I have no access to super-secret tricorder suppressors. I'm not an intergalactic spy!" He leaned close, whispering conspiratorially in Bashir's ear, "or am I?"

"Garak, I don't know whether anybody else saw you,but I saw, and I know what you just did."

"When a man has kicked around as long as I have, he picks up certain, shall we say, toys, tricks of tradecraft, so to speak. Is that entirely unreasonable?"

"So you admit you're a member of the Obsidian Order. You still even have spy paraphernaila--a tricorder field-suppressor, for goodness's sake!"

The Cardassian winked. "Well, let's just keep it our little secret, shall we?"

"Keep what a secret?" asked Jake, crawling from the back of the L-shaped storage locker.

还有就是Bashir醒来第一反应就去裁缝店,坚信Garak会留只有他能看懂的暗号,还真他妈留了暗号的情节,我也是feel so fine,very very okay。

评论(1)
热度(5)

🌚📖🌝

© PTD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