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DG

【翻译】Jedi Search 寻找绝地 Part 2

原作:Kevin J. Anderson
翻译:PTDG

皇城的塔楼高耸入云,远远高于科洛桑星阴翳浓厚的地表。从旧共和国时代算起,这些塔楼基石的年纪已逾一千多个世代。数千年的风雨摧残着地基,可一栋栋楼宇在此之上越建越高。 
 
卢克·天行者踏上了穿梭机停机坪,停机坪由前帝国宫殿斑驳累累的巨岩石墙直接延伸过来。一阵风刮过,烈似鞭抽。他拉下了绝地长袍的兜帽。 
 
他望向天际,沈思地看着那层薄薄的将科洛桑与太空隔开的大气层。不久前的内战期间,同盟军与帝国余部展开了夺回本星球的战斗,激烈的战斗制造出许多残骸,那些破碎的飞船还在轨道上漂游。 
 
隼形的鹰蝙蝠乘着热气流,从城市中的峡谷间飞升而起,一直飞到塔顶之上。他看到有一只鹰蝙蝠猛扑下来,钻入古老群楼间的黑暗裂口之中,最终用爪子抓起某种湿漉漉的圆筒状物件——大概是条花岗岩鼻涕虫吧。 
 
卢克等待着,用绝地的冥想招数驱逐着心中的焦虑。他曾经是个不安定不耐心的年轻人,总是踯躅犹豫。但是尤达教过他许多道理,其中包括要有耐心。凡是情况所需,一个真正的绝地武士该做到耐心等待。 
 
新共和议会才开始了一个小时,还有许多寻常议题亟待讨论。卢克打算让他们再讨论一会儿,等会再去震惊他们。 
 
浩瀚无边的皇城在他周围喧嚣忙乱,与帝国时期也没什么两样;在帝国之前它是旧共和国的都城。议会大厦改自皇帝帕尔帕廷的宫殿,比其他的楼宇都要高,由灰绿色石头和光洁的水晶构成,在科洛桑薄雾蒙蒙的晨曦中闪闪发光。 
 
索龙大将军垮台之后,在长达数月的内战中,皇城的许多区域都化为焦土。旧帝国的诸多派系束甲相争,都想染指皇帝的故都,让这片广袤的区域变成了埋葬残破舰艇与炸毁房屋的坟场。 
 
但战争的局势扭转了,新共和国将帝国的残余势力赶跑了。很多同盟军的士兵现在都转而投身修缮事业,包括他的朋友韦奇·安蒂列斯,他们的首要任务是重建皇宫和议会议事厅。皇帝的建筑机器人们在战痕累累的荒地上漫游着,机械地在垃圾堆里翻找有用的原材料,凑起来去建造新建筑。 
 
卢克从远处看到许许多多的机器人,有四十层楼高的,拆除着一栋半坍塌建筑的外壳,要是它的程序觉得该换一条新的高架运输路,它就会磕磕绊绊地走上去。它用大梁机械臂推倒了楼房的墙面,将维持结构的钢筋拔出来,然后把这些破烂喂进处理口里,好把它们支离开来,压制成新的部件。 
 
在前些年的暴力冲突中,卢克曾经被掳到银河系中心,复活的皇帝在那里设立了要塞。在那里,他让自己接触到了黑暗的那一面。 
 
他当了皇帝的首席中尉,就像他的父亲达斯·维德一样。他经受了无比强烈的挣扎,直到经受了帮助,接受了友谊,感受到了莱娅和韩所给予的爱,他才有能力从黑暗中解脱出来…… 
 
卢克看到有一艘外交穿梭机从轨道上降落下来,定位器的灯光以复杂的序列闪烁着。喷气设备呜叫一声关掉了,落向离宫殿较远一侧的起降台。 
 
现在,卢克·天行者如同身置火焰之中。 
 
他似乎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他不仅仅是一个绝地武士——他是世存唯一的一位绝地大师。他经受过考验,经受过那些比常规绝地训练还要烈性的磨难,还是活了下来。卢克现在对原力的了解已经超过了他曾经的想象。有时候,这让他感到恐惧。 
 
他想起曾经满脑子理想主义和冒险精神的时日,坐在千年隼上,由本·肯诺比看着练习盲眼劈砍移动练习装置。他还记得雅汶战役时,他飞向死星,瞄准小小的热气排气口,那时他满心犹豫。本的声音对他说话了,告诉他要去相信原力。 
 
卢克现在知道的多得多了,还知道了那位老人家眼中忧虑重重的原因。 
 
又一只鹰蝙蝠向下飞入了低层建筑构成的黑暗迷宫之中,捉住一条蠕动着的战利品,又拍打着双翼朝上飞去。卢克正看着,第二只鹰蝙蝠沿拦截路线飞了过来,夺走了第一只的猎物。他能听到它们爪子在远处碰撞抓扯的声音。那条猎物松脱开来,从空中掉了下去,被上升的气流轰击一会儿,最后坠入某条幽暗的巷道。两只鹰蝙蝠在生死较量之中也掉了下去,直到撞在了下层的废弃地露出来的地面上。 
 
卢克的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这是个征兆?他正要去通知新共和议会。时候已经到了。他往回转身,拉紧裹住身体的长袍,走进森冷的走廊。 
 
卢克站在议会议事厅的门口。这间大厅造型如同一间巨大的圆形剧场,中圈坐着委派的参议员们,外排坐着来自各星球、各种族的代表。议会实时进程的全息影像会有全城播放,并且被记录下来发送给其他星球。 
 
阳光滤过头顶天花板上断断续续的水晶格,色散出彩虹的颜色,投在大厅中央最重要的人身上,一有举动就会在周身撩出闪光——卢克知道,这是皇帝亲手设计出来的,好让那些观看他的人对他又敬又怕。 
 
新共和的国家元首蒙·莫思马站在中央讲台上说话的时候,似乎因为议事厅的阔大而有些不适。卢克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回想起第一次看到蒙·莫思马的时候,她正在描述着叛军到达恩多后针对死星二号的行动计划。 
 
蒙·莫思马的头发有点红,声音轻柔,看上去不像那种铁钉般刚强的军事指挥官。她当过帝国议会的议员,现在看起来更得心应手了,一心要将新共和国从散落的部队建成一个强大、联合的政府。 
 
蒙·莫思马的身边坐着卢克的妹妹莱娅·奥加纳·索罗,背挺得直直的,聆听着会议进程的每一个细节。过去的几个月来,莱娅在外交活动方面所扮演的的职责越来越重要了。 
 
讲台的周围坐着同盟军高级指挥官们,他们在新政府里都是重要的角色:指挥反抗死星的雅汶战役的詹·都东那将军、霍斯冰星“回声”基地的前指挥官卡利斯特·莱肯将军、为计划摧毁死星二号做出无上贡献的帝国投诚军官克里克斯·马丁将军、在恩多战役中指挥叛军舰队的阿克巴上将,还有加姆·贝尔·伊布里斯参议员,他在对抗索龙大将军的战役中使出了自己的无畏号战舰。 
 
这些勇敢领袖的战场表现并不一定能说明他们也能当好政治家,但新共和的政局依然动荡不安,内战频仍,让军事指挥家掌权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蒙·莫思马演讲完毕,举起了双手,一时间看起来像是在施行祝福。“还有人要提新议题吗?” 
 
卢克到达的时机恰到好处。他走到入口处拱道的亮光之中,褪下了兜帽。他说话很轻柔,却用绝地的力量将声音投送到圆形剧场里每个人的耳畔,音量刚刚够他们听清。 
 
“我有一事要告知议会,蒙·莫思马。可以发言吗?” 
 
他走下台阶,踏着滑行似的阔步,速度快到让其他人不会丧失耐心,却又优雅到足够彰显他独有的天赋。尤达曾经说过,表象可能会欺诈人,但表象有时候非常重要。当他从长长的坡道上走下来的时候,他感到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他。整个会议都蒙上了肃穆之色。卢克·天行者,仅存的绝地大师,他可几乎从来不掺和进任何政治议程。 
 
“我要说一件重要的事,”他说。有那么一会儿他回想起了赫特人贾巴的宫殿里阴湿的走廊——可这一次这儿没有长得像猪猡的加莫人守卫,对付他们,只要动动手指,使点儿原力就成了。 
 
蒙·莫思马向他神秘地微微一笑,指示着让他站到中央来。“新共和过永远欢迎绝地武士的良言。”她说。 
 
卢克试着不要露出愉快的神色。她的转场台词很完美。“在旧共和国,”他说,“绝地武士是所有生灵的保护者和守卫者。一千个世代以来,绝地们运用原力,向各星球的合法政府提供指导、保卫和支持——那时帝国时期的黑暗还没降临,绝地武士们也没被屠戮。” 
 
他语句稍停,然后又吸了一口气。“现在帝国已被击败,我们有新共和国了。我们在旧有的基础上建立了新的政府,愿我们吸取了以往的教训。过去有整个绝地教团监管着共和国,提供支持力量。但现在绝地大师只剩我一个了。” 
 
“如果没有一个保卫者组织来为新共和提供骨干力量,我们能生存下来吗?我们能否预测到未起风暴,以及建立新联盟的种种困难?至今,我们已遭遇艰难险阻——但在未来,这些危难都可以被预见到,哪怕它们刚刚萌芽。” 
 
其他议员们来得及反对,卢克又继续说了下去。“我们的人民在帝国中有着相同的敌人,而且,我们也不能因为内部矛盾而松懈了己方防御。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开始任由自己为了琐事而争论不休,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旧绝地教团曾协助斡旋许多类型的争端。在未来的艰难时月中,如果没有绝地武士们的保护,那该怎么办?” 
 
卢克在头顶水晶灯衍射出的彩虹色下移动着。他久久地凝视着所有在场的议员们,最终又将注意力转向了莱娅。 
 
她的眼睛睁大了,却满含支持的意味。他之前没有和她讨论过他的主意。 
 
“我的妹妹正在接受着绝地训练,她掌握了很多原力技能。她的三个孩子也有可能被训练成年轻的绝地。最近几年,我认识了一位名为玛拉·杰德的女人,她如今联合了走私者们——前走私者们,”他修正到,“把他们联合成了一个能够支持新共和需求的组织。她也有原力潜能。我在旅途中还遇到过其他人。”又是一刻停顿。听众们目前还在听着。“难道他们是仅剩的原力敏感者吗?我们已经知道了,运用原力的能力会从上一代传到下一代。许多绝地在皇帝的清剿中被杀害了——但他是否做到斩草除根了呢?在欧比-旺·肯诺比指导我之前,我对自己的潜能一无所知。我的妹妹莱娅同样不了解这个。” 
 
“在这个宇宙中,有很多人拥有可观的原力力量,能成为新绝地武士团的潜在成员,可到底有多少人不知晓自己能当绝地呢?” 
 
卢克又看向了他们。“据短期调查,我已经发现,的确世存许多前绝地的后裔。我来此是为了向诸位要求”——他转身朝蒙·莫思马致意,将手扫过议事厅里聚集的人群——“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就是新共和国官方批准我去搜寻那些有隐藏原力天赋的人,把他们找出来,劝服他们为我们服务。为了做到这,我需要一些帮助。” 
 
阿克巴上将眨了眨他巨大的鱼眼,转过头来插了一句话。“可是,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你怎么才能找到他们啊,天行者绝地?” 
 
卢克将手交叠在身前。“有好几种方法。第一种,任命两位专用的机器人在皇城的数据库里搜索,找那些拥有好运连连、生活中充满不可思议巧合的人,我们可能会找到几位可能的候选者。我们还可以找一找那些拥有异乎寻常的魅力、由于创造奇迹而被奉为传奇的人。他们都可能无意识地使用了原力技能。 ” 
 
卢克又竖起一根手指。“此外,机器人们可以在数据库中搜索在旧共和时期知名绝地武士被遗忘的后嗣。我们应该能找出来几个领头人物。” 
 
“你自己又要做什么呢?”蒙·莫思马问到,在她的长袍里动了动。 
 
“我已经找到了几个候选人,准备去探访一番。我现在只是在征求你们的同意,好让我去做我们应该继续下去的事情。寻找绝地的事情应该由别人来做,而不仅仅是我自己。” 
 
蒙·莫思马在她的中央座椅里坐得更直了。“我认为就这一点,我们无需更多讨论。”她环顾四周,望向别的议员们,他们都点头同意了。“说一说你的第二条要求。” 
 
卢克站得高了点,这一条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看到莱娅僵住了。“如果我们找到了足够的原力敏感者,我希望你们能够同意——有新共和的保佑——在某个适合的地方建立一所加强训练中心,一所绝地学院。在我的指导下,我们可以帮助那些学生发现自己的能力,专注于他们的力量,并让力量增长。最终,这所学院将会训练出一个团队,恢复绝地武士团,充当新共和国的保护者。”他深吸一口气,静静等待着。 
 
贝尔·伊布里斯参议员缓缓地站了起来。“我可以发言了吗?对不起,卢克,我有问题要问——我们已经见证了,一旦坠入黑暗面,单独一个绝地就能制造极大的伤亡,比如我们才与之作战的乔洛兀斯·克暴斯,更不用提给所有人带来死亡的达斯·维德。像欧比-旺·肯诺比那样的好老师都可能失败,让自己的学生沦为恶人,我们又怎么能冒风险训练一批新绝地武士?他们中会有多少人会陷入黑暗?我们会为自己制造出多少敌人?” 
 
卢克阴沉地点了点头。他在脑海里思考过这个问题很久了,思考得很深入。“我只能说我们看到了那些恶劣至极的例子,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我自己就一度接触过黑暗面,历经这些,我变得更为强大,从此也对它的力量更为小心了。我同意这有风险,但我不相信,新共和会认为没有新绝地的武装力量更加安全。” 
 
厅内响起一阵窃窃私语。贝尔·伊布里斯又站了一会儿,似乎还要说什么,但他还是坐了下来,一脸满意的样子。 
 
阿克巴将军站起来,用鳍形的手鼓了鼓掌。“我相信,一位绝地的提议肯定是为了谋求新共和国的最大利益。”他说。 
 
詹·都东那也站了起来。自雅汶战役侥幸取胜之后,都东那就将全然的信任给予了卢克。“我也同意!” 
 
很快所有的议员们都站了起来。卢克看到莱娅也笑容满面地站了起来。他感觉自己被水晶天花板投射下的彩虹包围着,似乎浑身是劲,内心也暖融融的。 
 
蒙·莫思马坐着,严肃地点头。她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举起手示意全场安静。“我期冀着绝地武士们的重生。我们将提供能力所及的一切帮助。愿原力与你同在。” 
 
卢克转过身,观众席上就传来了暴风般的掌声,响彻全厅。 
 

莱娅的厢房坐落在被皇帝遗弃的宫殿之中,属于最为宽敞和舒适的几间之一——房间空旷得能传回声。莱娅·奥加纳·索罗,前任公主,当今新共和国的国务部长——在结束漫长的一天之后,她身心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卢克在议会前成功的演说固然是最耗神的,但在满是难题的一天中,那只不过是区区一件小事。多语言的条约充满了令人费解的矛盾,连3PO都揣测不出什么意思。外星文化的限制让外交变得几乎不可能——这让她脑子都晕了! 
 
莱娅环顾自己的厢房,皱起了眉头。“照明提高到二级,”她说着,房间变亮了一点,驱逐了部分暗影。韩和楚巴卡离开了,表面上看来是去与科舍尔重建联系,然而,她相信那对韩来说算是一个假期,重新体验一把“过去的好日子”,在宇宙里逛逛什么的。有时候她想,韩会不会后悔和一个与他如此不一样的人结婚,在科洛桑住下来,还和外交事务牵连上瓜葛。他忍受着没完没了的接待会,套上那些显然会让他不舒服的正装,还得小心斟酌着说话。那对他来说可是全然陌生的。 
 
现在韩离开去找乐子了,留她困在了皇城。新共和国国家元首蒙·莫思马给莱娅指派了越来越多的职责,诸多行星的命运就有赖她是怎么完成任务的了。莱娅到现在的表现还算不错,恩多战役结束后的七年以来,生活中充满各种各样的挫折:反抗虚鲁克族人帝国的战争,索伦大将军的复活以及他死灰复燃的举动,更不用提皇帝的复活,还有他足以排山倒海的摧星机。尽管到最后他们能够享有一段时间的和平,但连续不断的战事还是让新共和一直立足不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帝国当敌人的时候,反抗起来更容易一点,他们可以汇集同盟军的所有力量。但是现在的敌人没那么好定义了。如今莱娅他们得重新建立起行星之间一度被帝国铁蹄碾碎的连结。可有些星球已经遭受了太多创伤,如今只想不被打扰,自舔伤疤,慢慢愈合。许多人不想加入跨越整个星系的星际联邦。他们想要自主独立。可一旦有其他的强大势力联合起来对付他们,这些独立的星球就会被一个个挨个攻破。 
 
莱娅走进卧室,扯掉了穿了一天的外交官衣袍。早上的时候它还又板挺又鲜亮,可在议事大厅的彩虹光下照了太久之后,衣料已经失去了它的神气。 
 
在接下来一星期多的时间里,莱娅得安排一系列会议,与来自六颗不同星球的大使们见面,努力劝说他们加入新共和国。其中四个尚可拉拢,但另外两个坚持,若不牵涉本星球事务,他们就保持绝对中立。 
 
卡利达星的大使一到,她长达两星期的艰难任务就开始了。卡利达的领土曾被帝国余部占据,是帝国初级军事训练基地之一。 
 
即使皇帝帕尔帕廷已驾崩,大将军索伦已败落,卡利达还是拒绝面对现况。能把大使邀请到科洛桑来已经是很大的胜利了——莱娅得取悦于他,无疑得全程陪出愉快的笑容。 
 
莱娅开启声波浴的开关,设定为轻柔的按摩。她在浴室内放松下来,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巴不得就这样晕过去,把所有烦恼都抛到脑后。 
 
周围摆放着从天穹植物园采摘来的新鲜花朵,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让房间显得亮堂起来。墙上贴着几幅奥德兰的怀旧图片,那是她成长的行星,被大总督塔金毁掉,只为彰显死星的威力。风低语着扫过宁静的草原,高飞的猛禽把人们从这一座安详的塔城渡运到另一座,工厂和地下居民区根植于奥德兰地表深陷的广阔裂缝之中……她的家乡城市建在一片湖泊的中央。 
 
韩去年替她找到了这些照片,他没说是从哪搞到的。好几个月来,每次看到这些图像,她的心口就会猛地揪紧。她想起养父贝尔·奥加纳议员,还有她身为公主的童年,那时她从没怀疑过自己的出身。 
 
现在莱娅看向那些照片,心头只有苦涩而甜蜜的怜爱,把它当作韩对她爱的印证。毕竟,他曾经有那么一次在纸牌游戏中赌来了一颗星球,把它送给她,还有其他奥德兰的幸存者们。他的确爱她。 
 
即使他现在不在这儿。 
 
只销几分钟,声波浴就缓解了她肌肉的紧绷,让她重新恢复元气,整个人焕然一新。莱娅穿上衣服,这次换上的更加舒适一点。她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再也不能像在奥德兰当公主的时候那样,花大把时间打理自己的头发了。 
 
她已经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一对双胞胎已经有两岁大,最近又添了第三个宝宝。她一年之中只能见他们几眼,想他们想得不得了。 
 
由于安纳金·天行者的孙辈可能传承了原力天赋,双胞胎和婴儿被带到了一个小心守卫着的星球,阿诺斯。她对那颗星球的情况一无所知,以防有人从她的脑海里窥探出真相。卢克说,在绝地儿童人生的前两年中,他们是极为脆弱的。哪怕与黑暗面只有一点点儿接触,都会把他们的脑子搞混,毁掉他们生活下去的能力。 
 
她开启了小小的全息平台,平台上显示出她孩子们最近的影像。一对两岁的双胞胎,杰森和杰娜,正在一个彩色的人工雕塑广场里玩耍。在另一张图片里,新生儿安纳金由莱娅的私人助理温特抱着,朝着镜头外露出微笑。莱娅朝他微笑了回去,即使静止影像里的人看不到她。 
 
长久的孤单就快结束了。 
 
杰森和杰娜已经能运用一些绝地伎俩保护自己了,而且莱娅也能替他们建立屏障。再过一星期多点的时间——不,准确来说只有八天了——她的小男孩儿还有小姑娘就要回家里来了。 
 
一想到双胞胎就要回来住下了,她心里就亮敞起来。莱娅向后倒在了舒适的椅子上,打开娱乐音响合成器,播放起一首由著名奥德兰指挥家谱写的田园歌谣。 
 
门铃响了,将她从迷梦中唤醒。她望了望,确认自己穿戴妥当,走向了门口。 
 
他的哥哥站在阴影之中,戴着兜帽,披着斗篷。“你好呀,卢克!”她说到,又倒抽一口凉气,“哎呀,我都忘光了!” 
 
“培养你的绝地本领可不是件能掉以轻心的事,莱娅。”他皱起眉头,仿佛在谴责她。 
 
她示意他走进屋里,“我相信,只要你给我多补几堂课,我就能赶上进度了。”

评论
热度(3)

🌚📖🌝

© PTD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