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DG

【翻译】Jedi Search 寻找绝地

Author: Kevin J. Anderson
翻译:PTDG



概要

共和国与帝国零星残余势力之间的战争尚未休止,就在这时,两个孩子——一对绝地双胞胎诞生了,来到这个面临巨大变革和无限挑战的世界上。在混乱与探索并存的时代,又一个不同凡响的新星球大战三部曲开始了……

卢克·天行者开始着手建立一个学院来训练新绝地武士团,于此同时,韩·索罗和楚巴卡被关在了一颗叫科舍尔的行星上,被押在深不见底的香料矿井里挖矿。韩和楚伊越狱之后逃到一间帝国秘密研究实验室,这里黑洞密布,险象环生……

卢克到达科舍尔星,觅得他两个朋友的一丝踪迹,接着又与一种威力无比的武器正面交锋。这武器名为“恒星粉碎者”,是一艘可以一举荡平整个恒星系的死亡之船。它由一位隐居的天才发明,而驾驶他的人,恰好就是韩自己…



正文

离科舍尔星不远之处,黑洞群擒住了千年隼,仿佛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用重力把它拖得更近一步。即使在超光速空间的一片模糊之中,韩·索罗还是可以看清那口残损漩涡所造成的巨大空间扭曲,拼力要把他们吸进无限时空之中。

“嘿,楚伊!你不觉着这有点儿太近了吗?”韩盯着千年隼的航行电脑,后悔之前没能挑一条离“无底洞”更远一点的安全航线。“你觉得这是什么,走私的旧生意吗?这回我们可没地方躲了!”

楚伊坐在他身边,一脸沮丧,哼哼几声当作道歉,又把毛茸茸的爪子挥了挥。驾驶员座舱里的气氛很沉闷。

“是啦,我们这次是跑官方指派的任务,用不着偷偷摸摸的。办事有点儿格调行不行?”

楚巴卡怀疑地嚎了一声当回答,扭身看向了他那一边的航行操作屏幕。

韩突然满脑都是旧日回忆,想起了那些违法犯罪的日子。他们走私香料、逃避帝国侦查船。那时的日子是多么自由、多么轻松啊!

在一次千钧一发的跑船生意中,为了抄近路,他和楚伊把船朝“无底洞”黑洞群开得太近,比以往记录在案的都要近,结果把千年隼的下表面都给刮没了。有点头脑的飞行员都会避免驶入这片区域,宁可绕远路也要与这些黑洞保持安全距离。但以千年隼的速度,用不了十二秒的秒差,她就能飞越科舍尔航道,把他们安全地带到另一头。但所谓“保准无恙”的任务总是会以灾难收场,上一次帝国军追上了他们的船,韩只好在他们登船之前抛下了香料。

然而,这一次回到科舍尔,情况却不一样了。他的妻子莱娅指派他充当新共和国的官方代表,有类似于大使,尽管只是名誉上的。

名誉头衔也有名誉头衔的好处。韩和楚巴卡再也不用躲避侦查船了,再也不用躲在行星探测网底下,或者让甲板底下的秘密隔间派上用场。韩·索罗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受人尊敬的地位,这不像是真的,也让他浑身不舒服。没别的词能形容。

但是韩责任在身,不能成天光是烦恼。他和莱娅结婚了——谁能预料到这?——而且他们有了三个孩子。

韩向后倚在了飞行座椅上,两只手掌扣住后脑勺。一丝沉思般的微笑流过他的脸庞。他尽可能多地去那个安全秘密的星球看望孩子们,而且下星期他的双胞胎就要回科洛桑的家了。安纳金,他的第三个小宝贝,让他的生活充满奇迹,只要挠一挠小家伙的肋部,这个婴儿就会一脸愉快的神色。

韩·索罗,当爹的好榜样?莱娅老早就说过,她喜欢“好男人”——他就要变成那种人了!

他察觉到楚巴卡正用眼神的余光瞅着他。韩有点儿尴尬,坐直了凑向控制台。“我们到哪里了,有没到超空间跳跃结束的时候?”

楚伊嚎了一声,算是同意,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抓住了超空间控制杆。伍基人看着控制面板,上面的数字滴答滴答地跳动而过,直到某个恰到好处的时刻,他把杆子往后一拽,让船回到了常规宇宙空间。

超空间模糊的色彩渐渐化作一道道星轨,发出阵阵噪声。与其说听到噪声,不如说韩感到了它。他们如期被星星组成的帷幕包围了。

他们身后是宏伟的“无底洞”黑洞,离子气体猛灌进多重黑洞之中,看上去像一幅浮华的手指油画。正对在千年隼之前,是科舍尔的恒星蓝白交映的光芒。船只旋转着,与黄道排成一条直线。科舍尔星跃入视野,它形状像土豆,大气脱离层宛如长出了触须般的鬃毛。一颗巨大的卫星环绕着科舍尔,那里曾经驻扎过帝国突击队。

“正中靶心嘛,楚伊,”韩说,“现在控制台该归我掌管了。”

科舍尔星宛如幽灵一样沿着它的轨道惯性滑行,小到无法维持自己的大气层。巨大的能源工厂源源不断地从矿物原石中转换出氧气和二氧化碳,这样,就算只穿着简易的呼吸面具,人们也能在室外生存了,用不着穿上一整套宇航服。现在有很大一部分新转化出的人工大气逃逸进了宇宙空间,使这颗小行星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仿佛它是颗巨大的彗星。

楚伊短叫了一声,用鼻音当评价。

韩点点头,“是啊,从这里看上去美极了。可惜再靠近一点,它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一直不喜欢这个地方。”

科舍尔是香料产出的主要星球,走私活动猖獗,此外,这里也坐落着宇宙中最为腥臭的监狱。帝国曾经掌控着这里的香料产出,那些走私贩在他们眼皮底下顺走的不算。帝国覆灭之后,走私贩们和帝国劳改机构的犯人们占领了整个星球。

经过索龙元帅的一番劫掠和皇帝最近一度的复活,科舍尔一直保持着低调,避免公众的注意,从来不响应任何人的求助。

楚伊的嗓门里传来一声低低的嚎叫。

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你瞧伙计,我也不喜欢回到这里。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再说我们是办这事儿的最佳人选。”

内战结束之后,新共和国又一次在科洛桑稳定了下来,只有帝国残余的战舰还在互相打斗。是时候重新协商了。比起随他们卖掉一切能卖的土地,还不如让他们站到我们这一边。无论如何他们总会卖掉的,韩这么想到。卢克的老对头玛拉·杰德之前尝试过用走私贩新联合会的代表的身份联系科舍尔,却被干脆地拒绝掉了。

千年隼靠近了科舍尔,开动喷射器,好与这颗行星的运转协同,就等驶入轨道了。韩在舵边的扫描仪屏幕上检查着他们的路线,“开进。”他说。

楚伊很快答复一声,又指点向了屏幕。韩低头,看到雷达显示有光点从大气层的包被云层中露出来,进入行星轨道。“我看到他们了,大概有半打飞船。距离太远,不好判断船型。”

韩安慰着不安嚎叫着的楚伊,“没事儿,只要告诉他们我们是谁,没啥好担心的。不然你觉得为什么莱娅要大费周章地给我们配上正规的外交身份信号,还有诸如此类的东西?”

他拨开了新共和国的信标,以标准语和其他几种语言自动播放他们的身份讯息。可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轨道上的飞船一齐改变了航向,加速前来拦截千年隼。

“嘿!”韩大叫一声,随即意识到他没有打开外部播音器。楚伊吼了起来。韩赶紧按动了开关,“我是新共和国千年隼号飞船的韩·索罗,我们身处外交任务。”他飞速地动脑筋,想出那些在实打实的外交场合该用的句子,“呃,请陈述你们的意图。”

最近的两艘船加速驶来,一开始只是几个不明显的光点,不久便显露船形。“楚伊,我觉得你最好把前部偏导仪护盾升起来,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伸向通讯器开关,楚伊也升起了护盾。透过前视窗往外一看,两艘逼近的飞船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两翼轰隆隆地朝他们开了过来,把他们夹在中间。一看到那摆好作战架势的太阳能板,还有那中央驾驶舱,韩的心头就凉了一截。

TIE战机。

“楚伊,快到这来。我去操控激光炮。”没等伍基人应声,韩就朝上爬进了通向射击井的管道。他一手抓住了炮手座椅,努力地适应起新的重力场。

TIE战机两路夹击,分散在千年隼的上下两侧发射激光。船体在轰击中东歪西倒,韩成功地把落座到炮手座椅,抓过安全带把自己绑在了座椅上。一架战机从头顶俯冲下来,千年隼的传感器面板发出了双重离子引擎(Twin Ion Engines)的嗡响,这正是TIE战机得名的由来。敌方舰船又开火了,光柱射进宇宙空间里,没有造成伤亡。

“楚伊,采取闪躲动作!别光是直飞!”伍基人的吼叫声从下方传来,韩又喊着回话,“我不晓得,是你在开船,你自己搞清楚!”显然科舍尔没有为他们铺开欢迎光临的地毯。是不是帝国残余分子掌控了这颗星球?如果是这样,韩得把这条消息发回科洛桑。

其余的飞船正在迫近,韩可不觉得他们是来帮忙的。前方往上,两艘TIE战机以稳固的弧形阵式俯冲而来,转了一百八十度回来,向千年隼发起了第二轮攻击。

这回韩已经稳坐在座位上了,激光炮也充足了电池。TIE战机对他来说只是数字屏上的一个靶子,越变越大。敌方船只渐渐开近了。韩握紧开火控制杆,料想TIE战机的飞行员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他等待着,脖子上冒出了汗。他意识到自己屏住了呼吸。再过一秒。再等一秒。瞄准器上的十字显示出了战机右舷机翼的致命红心。

韩按动发射按钮的同一瞬间,楚巴卡将千年隼闪避式地滚了一圈。激光冲击波扩散开来,喷向了远方的星星。TIE战机也没打准,射向了相反的方向,差点打中了另一架TIE战机。

另一架战机迅速地重新调校好目标,连发两枪,打中了千年隼的护盾。韩听到了控制面板爆炸的声响。楚伊在底下进行着初步损伤估测。船尾护盾报废了,船头护盾还能坚持。这意味着他们只能迎头与TIE战机群作战。

正当第一架战机掉头准备第三轮攻击时,韩转动炮台直到打死,又一次眼盯瞄准屏幕。这一回他再也不会忘掉使用策略,使上完美的准头。他要打爆那个蠢货。激光枪已满镗,浪费几发弹药也无妨,只要不延长作战时间就行。

瞄准器上的十字一碰到战机的图像,韩就将按钮按下,全力开火,沿敌舰即将驶过的路径一路低空轰炸。帝国战斗机俯冲下来,无法迅速地改变航向,只能挨着枪林弹雨的洗刷。船炸成一朵火焰构成的花朵,仿佛引爆的燃油罐,或者膨隆的大气。

韩和楚巴卡一起发出了胜利的欢呼声。即使在狂喜中,韩也没有自满,“我们去追另外一艘吧,楚伊。”第二架战机绕了一个大弯,朝外一折,朝科舍尔飞了回去。“快快,趁援军还没到。”他想着是不是该就此和楚伊一起转舵逃走,但他不允许任何人在朝千年隼乱开枪之后能像没事人一样离开。

楚巴卡加速了,千年隼和TIE战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让我好好打一枪。一枪就搞定。”

他的超光速改装货船毫无标记,是什么惹得TIE战机一开始朝他们开火?因为新共和国的身份信标吗?科舍尔上发生什么事了吗?莱娅考虑过这样的细节,分析了一切可能性,设想过种种情况。她负担着外交方面的重大职责,一天天地成长为一个思考者,试图用协商和谈判解决难题。但如果有一架帝国TIE战机朝你开火,政治手段就没用了。

就在他们追逐着飞向科舍尔的TIE战机时,另一艘船从他们背后向上飞去。韩用激光炮打了几枪,但都没打中;然后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尾随他们的飞船上。千年隼的尾部护盾现在无法运转。楚巴卡从下方呼唤了一声;韩在这一天里第二回大吃一惊,“我看到它了,我看到它了!”

一架X翼战机从后方靠近,在快到达科舍尔时赶上了千年隼。韩又朝着TIE战机乱打几枪。从这里看上去,那艘X翼战机又旧又破,似乎已饱经修葺。

“楚伊,联系那架X翼,跟他说,只要能帮我们一把,必将感恩于他。”韩的后背紧靠在座椅上,全神贯注地盯着目标。

逃跑的TIE战机开进了行星大气拖着的尾巴里。韩看见那艘船使气体离子化了,所行之迹发着光芒。接着,X翼从后方朝千年隼开火,激光命中目标,焚毁了船顶突起的传感碟。

韩和楚伊朝对方大喊一声,急着搞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办。楚巴卡调转方向,将千年隼下潜到离科舍尔星大气层很近的地方。“快转弯!快转弯!”他们得把不受保护的船尾部分转到X翼的射程之外。

X翼又开火了,炙烤着千年隼的金属外壳。船里的灯全灭了,舱室东倒西歪。韩知道这一下打得很严重,他都能闻到下层甲板有什么东西被烧糊了的味道。应急灯亮了。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

楚巴卡叫了一声伍基语,意思类似于“你开玩笑吧?”。

他们潜入大气尾,浓密的气体微粒砸向了船体。他们被橘色和蓝色的气焰包围住了。X翼从后面跟上来,依旧在开火。

韩飞快地动着脑筋。他们也许可以紧靠着科舍尔绕圈,然后弹射出这个星系。但有黑洞群在边上,没人敢不经重重计算就跃入超空间。他和楚伊也没时间做这个。

千年隼的传感碟报销之后,韩甚至无法发送求援讯号,或者和那位叛变的X翼驾驶员情意绵绵地唠上几句,聊聊被困住的感觉什么的。他连投降都投不了!“楚伊,如果你有什么建议——”他突然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们绕着科舍尔飞的时候,韩检测到有一波又一波战机从驻军的卫星上起飞的讯号,它们筑起一道防御网,让千年隼永远也越不过去。

他看到了大大小小的飞船、造型奇特的修补战舰和被偷来的游轮巡洋舰,数以百计。当战舰数量到达能保障安全的数值时,第二架TIE战机一转向和其他飞船汇合了。这些飞船一起射击,在一片涡轮激光炮轰炸之下,一切看上去就像一场焰火表演。韩的传感器上显示出科舍尔舰队中形形色色的船只,还显示说明他们的武器运作情况良好。前来攻击的X翼直接命中千年隼。船舱震动起来。

楚巴卡试图躲开迎面而来的一波飞船,让千年隼转向向上。韩朝着黑洞群发射了一连串激光炮火,满意地看到一架小型Z-95猎头者战机炸成一片火焰。熄灭的战机掉到了舰队之外,颤颤巍巍地落向了科舍尔的大气层。韩希望它会坠机。

看来,抱着渺小的希望继续反击是毫无意义的。韩离开炮台,沿着管道下降到驾驶舱里,看看能给楚伊帮什么忙。

舰队开始持续攻击他们。

X翼又开火了,再度直接命中。激光爆炸引起的火焰风暴撞上了他们的船头偏导护盾。楚伊将千年隼猛地转向,从这边翻到那边,徒劳地采取机动闪避动作。韩坐上另一张驾驶座椅时,刚好赶上船头护盾的指示灯灯闪了闪,灭了。现在他们从头到尾都失去了护盾的保护。

他们又被打得摇晃起来,韩的胸口撞上了控制面板。“接下来主动力单元也要报废了。下一轮火力网一过,我们就是案板上的太空肉。下降,楚伊,进入大气层。我们只能这么做。”楚巴卡刚要质疑,韩就握住操控杆,朝着科舍尔开去。“等会儿会很颠簸,把你的毛扶稳喽。”

千年隼穿过科舍尔白色的大气层时,一大群战舰在空中旋转起来。船在云层中受着撞击,韩抓紧座位,突然感到了那阵让空气流窜进宇宙空间的连续击打的风。据控制面板和后面船舱传来的臭气来看,韩知道船的闪避能力已经微乎其微。听着副驾驶员的哀嚎,他知道伍基人意识到了相同的事。

“这么想吧楚伊,如果我们着陆的时候船还没散架,我们的驾驶本领就会被当作传奇,从银河的这一头传颂到那一头!”韩说得幽默,心里却一点乐意都没有。“我就知道我们不该回科舍尔。”

千年隼在下落。韩和楚巴卡都在拼力保持着平稳的下降航线,以防他们被稀薄的大气层烧得干干净净。

科舍尔的主要防御舰队横扫着驶入行星轨道,准备有序地下降。一艘造型优美、仿昆虫式的飞船离开了舰队,韩认出那是黑市建造的蜂式拦截机。那船疾驰向下,跟上了千年隼的逆推风。

楚巴卡第一个看到了它。那艘船在航空动力学上如此完美,像一口振动刀一样切入了大气层,无视船壳上的增长的热量。它以外科手术刀式的精准朝千年隼的机动喷射装置开了一炮涡轮激光,让他们进一步丧失战斗力。

“我们已经在坠机了!”韩吼叫到,“他们还想干什么?”其实他知道答案:他们想把千年隼炸毁,一点渣都不剩。韩怀疑,用不上那架蜂式拦截机火上浇油,他们都有这种结果。

千年隼下坠着,朝向一家大型大气工厂。它的巨型烟囱耸立在科舍尔的地表,庞大的机器把石块催化生成可呼吸气体,形成一股强劲的气旋。

蜂式拦截机又一次开火,差点打中千年隼,让它猛地倾倒。楚巴卡表情恐怖,露出獠牙,一心保全他俩的性命。

“楚伊,尽可能靠近那条星尾,我有主意了。”楚巴卡嗷了一声,但韩打断了他的发问,“快照我说的办,好兄弟!”

蜂式机打算从侧面包抄他们。趁巨大的烟缕从大气滚滚流入天空,韩甩开了那艘船。蜂式拦截机试图再一次猜测他的动作,但韩突然朝旁边驶开,逼着蜂式机开进了那阵朝上刮去的风里。

精巧的仿昆虫机翼上的副翼的支柱“啪”的一声断掉了,蜂式机旋转着进到了旋风里。那艘船拼力逃开,却滚入了更危险的区域,最后其他部位的船壳也破裂了。韩发出胜利的呐喊,看着敌舰被大气工厂造成的旋风拉扯成碎片,随后炸成一片火海。

科舍尔星的地表迎面袭来,就像一只巨大无朋的锤子。

韩对付着控制台。“至少我们可以用新搭建的反重力装置软着陆,”他说着一把攫起面板,启动控制台。楚巴卡嚎着叫他快点。韩启动了反重力装置,如释重负地长吐一口气。

可什么都没发生。

“啥?”韩把开关戳了一遍又一遍,可反重力装置就是不启动。“我刚把它修好!”韩的喊叫声盖住了尖利的风声,一边拼命稳住千年隼。“好吧楚伊,现在你有什么建议,尽管提!”

但楚巴卡没时间回答他了。船一头栽进了科舍尔星球崎岖的表面。


---------
EU之绝地学院三部曲,看心情翻点儿
∠( ᐛ 」∠)_

评论
热度(4)

🌚📖🌝

© PTDG | Powered by LOFTER